張阿槿是个大透明

杂食 ooc大户
所以
看官们注意避雷!!

【黑苏】逃房租

来自 @阿马尔菲眼线 的点梗w

01.
  苏万搬到四合院住下的第一天,瞎子就给他指了一面比周围墙面略矮的院墙,然后告诉苏万别的地方都可以放东西,但就是这一块地方不行。苏万那时候站的远,加上天色也暗了下来,他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黑瞎子指的那块墙上有个大约两个巴掌大的黑色印记。

  “救命的。”

  黑瞎子看着那面墙在一旁解释道。

  黑漆漆的院子衬着那面墙越发邪乎,苏万想起了之前看过的科幻小说还有魔幻的电影。黑瞎子说完就转身回屋了,苏万一个人站在那面墙前,他吸了口气,后退了几步,嘴里小声念叨着有怪莫怪,要是得罪了还请谅解,然后还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对着那面墙拜了两下,头也没抬的转身进了屋。

  那天过后苏万就没再走近那面墙,到也不是害怕,只是那块墙所处的位置实在是太偏了,如果不是特地朝着那个方向走,基本上是不会注意到院墙有一节和周围的比起来有些矮,但这正是这面墙的价值所在。

02.
  黑瞎子的访客不多,加上苏万又住了进来,黑瞎子愈是懒得开门了,开门迎客的活自然而然的就落到了苏万头上,但黑瞎子忘记了告诉苏万,有两个人的门,是绝对不能开的。

03.
  这个人敲门的方式很特别,不像那位收废品的大爷,也和总到隔壁串门但有时会敲错门的小女孩不一样,感觉有些轻,但又好像很有力。

  苏万从屋里出来走到院子里的时候黑瞎子正在房间门口支起的架子旁刷牙,面前的小镜子虽然映不全背后苏万的身影,但还是照出了苏万的部分动作,等到苏万把手抬起来的那一刻,黑瞎子脑子里嗡的一声响,猛的想起了自己并没有告诉苏万听到这种敲门声的正确做法。他连忙转身对着苏万大喊,但牙膏产生的泡沫占满了他的口腔,苏万听到的不过也是呜呜啦啦的声音,等黑瞎子把嘴里的泡沫吐出来之后,苏万已经打开了院子的大门。

  “小伙子,之前在这里没见过你啊。”

  外面的人穿了一件粉色的套头衫,对苏万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也在往院子里面瞄。

  “额……我……”

  苏万有些尴尬的缩了缩脖子,扭头想找黑瞎子,但黑瞎子早已不在刚刚的那个位置了。余光里,苏万看到黑瞎子正在往矮墙的那个方向跑去。

  “又跑?”

  就在门外那人说话的同时,苏万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末了正好看见黑瞎子猛的在那个矮墙的墙面上一蹬,然后整个人轻松的翻了过去。
 
  这下子苏万彻底明白了那面墙还有墙上的那差不多两个巴掌那么大的黑色印记是怎么回事了。没等门口的人再说话,苏万向后一退,两只手臂一挥,院门就被关了起来。然后苏万对着门缝大喊。

  “得罪了!人跑了,我得去追了!”

04.
  “还有个姑娘……”
 
  苏万看见黑瞎子靠着路边的灯柱喘着气,他的语调有些不稳。

  “霍家姑娘的门,你也不能开……”

  黑瞎子抬手擦了擦粘在嘴边的牙膏泡沫,那是他在翻墙出院子之前忘记擦掉的。

 
—end—

【黑苏黑】接人

#微苏黑预警!微苏黑预警!微苏黑预警!
#其实我觉得也不太算苏黑2333,但还是预一下警吧。

——————

  苏万平时不怎么信星座运势,但今天却划开手机看了一眼,大段大段的文字他没有认真去看,直接跳到宜忌事项那里,属于宜的事项用粉色表明的几组,苏万匆匆看了一下,然后就关了屏幕。

  约定的时间刚好能错过早高峰,苏万抬手看了一下手表,表盘上的指针告诉他现在还暂时不用急着出发。大概是因为接下来的计划,苏万心里有些焦躁,他想借着尼古丁来缓解,可没想连一口都没吸满,苏万就被呛出了眼泪。他摇摇头,把手里的烟灭掉,掸了掸衣服,然后拉开车门上了车。

  一路上挺顺,基本上没有遇见什么红灯。苏万把车子停在里医院大门不远的地方,他瞟了一眼车子里面的后视镜,那里有着自己的样子,像个硬着头皮写着不确定答案的学生。苏万抬起手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拉开车门下了车,朝着住院部走去。

  苏万没想到的是住院部的自动大门刚打开,他就看到了黑瞎子。衣服还是入院时穿的那件,裤子却变成了医院的病号裤。黑瞎子个子高,有些人要挽几下裤腿才能穿的病号裤到他那里就变成了只能勉强盖到脚踝的九分裤。苏万看着黑瞎子露在外面的脚踝吞了吞口水,有点懊悔自己没有想到要给他带双袜子。

  黑瞎子住院的这段时间说长也不长,但说短也不能算短,从有些恼人的蝉鸣到满地枯黄的落叶,从领居家的小女孩嚷着要去玩水到穿着棉衣路过四合院门口。苏万数着日历上的日期,等了一天又一天。

    “都这种天气了,还不知道给你师父带件衣服?”

  黑瞎子看着苏万空着手朝自己走来,摇摇头抱怨了一句。没有代表出院快乐的鲜花到也没什么,过于形式的东西黑瞎子本来就不太感兴趣,眼下的黑瞎子全了全冻得发凉的脚趾头,开始想念那间前几分钟还属于自己的有暖气的病房。

  “冻着谁都不能冻着您啊!”

  苏万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驼色大衣,打算给黑瞎子披上。后者嫌披着碍事,抬起胳膊就穿了上身。苏万还在长个子的年龄,在黑瞎子住院的这段时间里,小孩的个子又窜了不少,在苏万身上显得略有宽大的风衣到了黑瞎子这里就变得刚好。苏万看着黑瞎子穿好了衣服,又把戴在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摘了下来,虚虚的在黑瞎子的脖子上饶了几圈,但围得却挺严实,只露出了那副标志性的墨镜和头顶没有打理的乱发。

  车就停在外面,几步路,挡挡风。

  苏万向黑瞎子解释。

  黑瞎子透过墨镜的镜片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苏万,小孩的脸上多了些许成熟,但还是有年少的影子。属于洗涤剂的淡香盖不住新染上的烟味,黑瞎子闻到后皱了皱眉头,把苏万往自己跟前又拉了拉,原本弹脑门的手型都做好了,末了却只在苏万的头上揉了两下。

  心头肉,打了痛。

  临出门前,苏万又把自己的手套给了黑瞎子,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黑瞎子怀疑苏万有可能还会给自己再穿一条裤子。

  车子的密闭性让车外的声音都糊上了一层厚厚的膜,闷闷的,听不清楚,这衬得苏万在车里吸鼻子和搓手的声音格外明显。黑瞎子边把缠在脖子上的围巾取了下来,边跟苏万说在路上的菜市场停一下,后者发动了车子回道家里都备好了。苏万扭头朝黑瞎子笑了笑,“家里还有姜”,然后又看了一眼后视镜准备倒车,“师父,就这一会,我冻不着的。”黑瞎子开口好像还要说什么,可是却顿了顿,闭上了嘴。

  苏万开了车载广播,但音量不大。坐在副驾的黑瞎子把风衣的领子立了起来,从苏万的角度看过去,黑瞎子就像是一只大猫,安安静静的缩在座位上。在等红灯的岔黑瞎子开了口,他问苏万该有喜欢的姑娘了吧?语调自在轻快,像是在笑。

  “没呢师父,你还能给我介绍一个?”

  苏万打趣地回复着,但握住方向盘的那只手的大拇指却开始来回搓动着方向盘的皮面,黑瞎子心里清楚,面前的孩子开始紧张了。

  【don't you let me go,let me......】

  电台正在广播的曲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唱了大半,苏万的呼吸有些急促,他有点不清广播里的歌词。

  【…the surface of this town】

  今天的红色信号灯好像红得有些扎眼,前面车的车主忘了关掉双闪,橘黄色的灯一晃一晃的,像是一把扫帚在扫清着苏万脑子里仅剩的冷静。

  【and high horses that...】

  苏万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keep us safe until the nigh】

   侧身抬手,苏万按下了黑瞎子竖起的风衣的领子,然后扳过黑瞎子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今日宜:表白,迈出你的第一步。]

——————————
#老齐为啥住院?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写写hhh(不负责.jpg)
#电台播的啥曲子?
是之前在skam里听到的,Lykke Li的tonight
#为啥要讲解?
没为啥,任性233333
——————————
小剧场:
——“师父,刚出医院那会你在车上是不是原本还要说什么?”
——“喝你的姜汤,小孩子哪来的那么多问题?”
内心os【……其实,我的皮裤落在楼上的病房里了】

【黑苏】

#前段时间的看侦探小说的脑洞
#估计是个坑
#填完了再打tag吧……

  苏万再次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所有设想,虽然一切在表面上看起来都是那么合理,但只要细想一下就会发现,黑瞎子全部的不在场证明都有疑点。

  揉成团的草稿纸被苏万从废纸箱里一个个捞了出来,纸张上的褶皱让草稿纸无法平整的贴着桌面,苏万用手搓着纸面,试图最大限度的还原纸张的样貌。团完之后再展开的草稿纸有一种柔软的触感,这让苏万感觉自己正在蹂躏一块海绵。就算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上面,海绵最后还是会恢复原样,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

  而现在,这件案子就是那块海绵。

  苏万看着草稿纸上自己的推论笔记,并从面前的笔筒里抽出了一只红色记号笔,在展开的草稿纸上圈画起来。他尝试着在原有的基础上发散思维,找出别的可能性,但这似乎一点用都没有。

  红笔被啪的一声扔到了桌子上,苏万闭上眼睛抬手揉起了眉心,但每当苏万一闭眼,黑瞎子那张脸就会出现,透过墨镜,苏万总是感觉那人在盯着他。

  听同事说这多半是自己缺觉,睡一觉就会好。苏万内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我睡不着啊!

 

#白昊天

#尝试一下在白昊天的角度看进十一仓找东西的小三爷
#嘿嘿嘿

  再抬头看监控的时候,我发现原本空荡的过道有个人在走动。最近没有谁打过招呼说要来仓库里看东西,借走还来,怎么得都是需要吱声的,若是偷偷摸摸的,那不免会脏了清白。眼下这人突然出现,我估计最多也就是守门的人认识他,放他进来转转,所以说白了,他这趟最多估计就只能饱个眼福,带走不了什么东西。

  那人把日光灯打开,然后在布包的缝隙中间走来走去,说是参观,他的样子更像是看样子在找什么东西。十一仓的东西虽然是少了不少,但要在剩下的物件里找到你想要的,尤其还是在被无纺布包起来的情况下,还是有点困难。

  接下来的时间我就一直看着他忙活,大概过了三个小时,他应该是找到了想要的东西,但他接下来的反应在我看来完全不是找到东西的那种激动,监控里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摔到地上后还向后爬了几步。

  这一跤摔的应该挺疼。

【黑苏】

  “教师节你不表示表示?”

  黑瞎子给正趴在桌子上解题的苏万递了一杯水,然后靠在一旁擦起了墨镜。身旁的苏万大概正困在瓶颈,抓着笔在草稿纸上刷刷的写着,头也没抬一下。

  得了,估计是没听到。

  黑瞎子转身刚走出苏万的房间,就听到屋里的人似乎把笔扔在了桌子上,下一秒,苏万光着脚就跑了出来,踩得家里的木地板咚咚直响。

  “表示表示,肯定要表示。”

  黑瞎子看着苏万跑到自己面前,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

  “师傅,我这不是刚才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嘛……”

  苏万上前迈了一步,然后踮起脚在黑瞎子脑门上mua的亲了一口。

  “礼轻情意重啊师傅。”

—end—

【黑苏】毛球04

  相处的时间长了,苏万就摸透了黑瞎子的作息规律,黑瞎子每天什么时候干什么,做完这件事之后又要干什么,有时候苏万甚至比黑瞎子还要清楚,以至于后来苏万干脆每天掐着点蹲在门口等黑瞎子回家。

  其实说实话,黑瞎子第一次看到苏万坐在门口等他时,他居然以为这家伙整整在这里蹲了一天,不过后来黑瞎子回想起来,他觉得自己那天大概是忙了一天累傻了。

  但苏万并不是每天都可以在差不多的时间点等到黑瞎子,比如今天。

  工作上的事情花掉了黑瞎子一天的时间,本来打算在旁边的夜市解决一下不正点的晚饭,可到了那里才发现食物都基本上都卖了个金光。手机屏保的图片提醒着黑瞎子不光是自己没有晚饭吃,家里还有一张嘴也饿了一天,该赶快回家了。

  苏万发现黑瞎子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在差不多的时间回到家,今天没有见到黑瞎子的时间似乎比以往长了不少。苏万又把黑瞎子的拖鞋叼了过来,然后趴在地上盯着大门发呆。

  黑瞎子在开门后看到一个东西趴在门口时被吓了一跳,借着走廊的灯光他才发现卧在那里的是什么。苏万见黑瞎子回来之后爬起来打了个哈欠,用前爪推了一下面前的拖鞋,示意黑瞎子换上,然后扭头就往屋里走,像是生气了。

  哎呦我的小祖宗!

  黑瞎子没料到苏万会等自己这么久,他连鞋都没脱,直接跑到屋里,蹲下来搂住苏万的脖子就吧唧在苏万的脑袋上亲了一口。

  有人在家里等自己的感觉真的很不错,黑瞎子想,尽管苏万只是一只金毛。

—tbc—

【黑苏】毛球03

  小家伙的名字还是没有定下来,黑瞎子觉得要是再不决定的话,他估计就需要满大街的喊喂了。

  毛球正埋头吃着东西,吧唧吧唧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小家伙不挑食,基本上黑瞎子给什么都吃,但不巧的是,小金毛正在吃的东西正是黑瞎子家里最后剩下来的一点口粮。黑瞎子在家吃饭的机会很少,所以家里面的干粮自然储备的不多,加上他根本没料到自己家里会多一张嘴,所以毛球现在正在吃的水泡面包已经是目前的最高待遇了。

  黑瞎子在桌子旁边堆着的废纸中间找到了一张订餐广告,各种样式的炸鸡图片铺满了整个广告单。黑瞎子侧过头看了一眼吃得认真的毛球,他突然觉得小家伙的一身黄毛像极了单子上酥脆的炸鸡。

  干脆就这样,黑瞎子心想。单姓一个苏字,正好和这酥脆的酥一个音,再取个万字,听着大气。

  这要是在街上喊上几声,别人保不准以为是他丢了儿子,估计没有几个人能猜出黑瞎子实际上弄丢了什么。

  黑瞎子对着毛球吹了个口哨,笑嘻嘻的说:“要不,你就叫苏万吧。”

—tbc—

【黑苏】毛球02

  黑瞎子觉得也该给小家伙起个名字了,不然整天喂喂的叫它,哪天若是走丢了,自己到处喂喂的喊还不得被抓到医院去。

  毛球趴在黑瞎子的肚子上,滴流圆的眼珠子正盯着他看,黑瞎子伸手揉了一下小家伙的脑袋,然后把它举到了自己面前。

  叫什么呢?

  毛毛不能取,院子里有只泰迪好像是这个名,可乐七喜什么的也叫不得,万一到时候丢了,满大街这么喊也不方便……黑瞎子还没想完,小家伙的后爪就开始蹬来蹬去,估计是不愿意被这么举着,张张嘴好像有那么点要咬人的气势。

  “你个小兔崽子……”

  黑瞎子刚把毛球放到地上,后者就开始用脑袋顶瞎子的脚。

  “干什么?”

  毛球坐在地上没有动。

  “兔崽子你想什么我怎么知道?”

  话音刚落,黑瞎子的脚又被顶了一下,不过这次黑瞎子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小家伙的意思。

  他又把毛球举了起来,然后在毛球的耳边故意拉长声音,小声说了一句:“兔——崽——子!”
   
这回小家伙明显不乐了,它对着黑瞎子的耳朵,卯足了力气。

  “汪!”

—tbc—

【黑苏】毛球01

又是一个奇怪的脑洞 
还是有点ooc……
短小,有梗就更
【黑瞎子和金毛万的故事.jpg】
————————————

  黑瞎子看着面前的黄色毛球犯了难。

  毛球的来历还要从前几天说起,原本是黑瞎子陪朋友去领养中心看宠物,但最后反倒是他被一只不大的小金毛圈住了神。

  小家伙这时候在黑瞎子床上睡得正香,黑瞎子索性盘腿坐到了地上,把下巴放在床沿,看着眼前的毛球。黑瞎子工作忙,早出晚归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养宠物,这方面经验为零不免让他感到有些担忧。

  冲动是魔鬼,魔鬼啊。黑瞎子摘下墨镜揉了揉被压出了印子的鼻梁。

  —tbc—

【黑苏】

苏万回家之后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按照眼镜上的地址找了过去。地方有点难找,导航软件提示苏万到达目的地时,苏万的手机已经开始微微发热了。

木门原来是什么颜色已经变认不出来了,苏万在敲门和推门进去之间犹豫了一下,最后选择了后者。表面看着旧的门并没有像苏万预想中那样在开门的时候发出声音,苏万刚想转到门板背后看看门轴,没想刚进院子就被狠狠拌了一下。苏万心说这人真是古怪,自己从来没见过在家门口拉绳子并且还在两头各捆六块砖的。难不成用来防贼啊?

回神后苏万发现院子里的杂物也有不少,乱七八糟的的堆了几摞,但都不高,中间还规规整整的留出了一条能走的小道。苏万边走边看,杂物里有锅有碗,甚至还有老旧的黑胶唱片,苏万的注意力这下子完全不在脚下的路面上,所以当苏万察觉自己走上了一块烂木板的时候,他已经在被木板盖住的坑里了。土坑不深,才到苏万脚踝,其实充其量就是一个宽沟。但苏万现在已经开始后悔自己来之前没有跟这个屋子的主人打一声招呼。

四合院不大,但杂物隔出来的小道却是绕来绕去,基本上没有直线。最后临进门的时候,苏万的衣服还被院子里的葡萄藤勾住了,扯得架子上挂着的风铃叮咚一阵乱响。

黑瞎子端了两杯茶从屋里走了出来,苏万觉得自己刚才的狼狈样保不准都被他看到了。但黑瞎子并没有对他说什么,只是把左手端着的茶给了苏万,又用脚把一旁的小马扎勾了过来让苏万坐下来歇着。苏万坐下后嘴里的茶还没咽下去,不知从哪又打出了一颗bb弹,一下子正中苏万脑门。

“这院子里的陷阱,你一个没落,全都中了。”

黑瞎子没有给苏万说话的机会,继续讲道。

“刚进门,若绳子两边栓的不是砖头,你死了一次。路上的那个坑,如果不是挖的浅,你死了一次……”

“那边的葡萄藤。”苏万插嘴,“我又死了一次?”

“没错。”黑瞎子笑着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我给你的茶水你没有怀疑就喝了,如果这杯茶里面除了铁观音,还有别的东西,你又死了一次。”

苏万有些生气,但他刚想站起来,黑瞎子就走过来用手压住了他的肩膀。

“你让我近了身,这可不算个小错误,再加上刚刚这一下。”黑瞎子用手指点了点苏万的额头,被bb弹打中的地方还有点红,“你在短短五分钟里,死了六次。”

苏万抬头,皱着眉毛看着面前的人。

“我们打过照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按理说你不应该这么信任我。”黑瞎子把苏万从马扎上拉起来,他拍了拍苏万的背,“不过你刚进门没有被拌趴下,我还是挺欣慰的。”

黑瞎子把刚才端出来的另一杯茶喝完。

“有什么气先忍着,先把院子收拾了,回头我带你吃串去。”

—end—